净选盟2.0:吉打议员跳槽说明罢免选举法急不容缓

 净选盟2.0:吉打议员跳槽说明罢免选举法急不容

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净选盟2.0) 谴责吉打州两位州议员,西塘州议员林桂忆及鲁乃州议员阿兹曼,明显为了推倒希望联盟(希盟)州政府而脱离所属人民公正党。

步柔佛、马六甲、霹雳的后尘,吉打州政府因议员变节而倒台,说明净选盟早于今年3月16日倡议的罢免选举法急不容缓https://www.bersih.org/time-to-empower-voters-to-recall-political-frogs-thomas-fann/ In。在短期内,唯有罢免选举能够阻止国会议员与州议员为了本身利益做拥立新政府的造王者而变节,持续地危害政党。

净选盟2.0 呼吁希盟与其盟党沙巴民族复兴党(民兴党),身为议员跳槽的当今受害者,承诺在未来执政联邦与州时推动罢免选举法,并在他们继续执政的雪兰莪、槟城和沙巴就着手落实。许多国人要求的反跳槽法其实并非可行的解决方案。

净选盟2.0对议员跳槽的原则与对策的完整立场如下:

  1. 议员为拥立新政府所得利益而跳槽,危害作为内阁制民主主干的政党。如果选民以下届政府为考量而投选政党,这种跳槽让选举失去意义,并危害我国政治体制的正当性。

 

  1. 许多国人要求的反跳槽法却是有弊害的解决方案,宛如割肉补疮。反跳槽法要有效,就不能只惩罚自愿脱党的议员,也必须惩罚被党开除的议员。然而,这将让议员为了保住席位而变成党领袖的傀儡,即使后者行事危害公众利益。如果是单一政党/永久联盟以简单多数执政,反跳槽法将把政府后座议员驯养成政府的应声虫,有效地确保议会变成行政权的橡皮章。

 

  1. 现实而言,反跳槽法也可能过不了司法这关。吉兰丹的反跳槽法就在1992年被最高法院以钳制议员的结社自由—受宪法第10条(c) 所保障—而被宣判违宪。https://www.theedgemarkets.com/article/%E2%80%98anti-hopping-law-would-violate-constitution%E2%80%99 除非修宪以跨越1992年法院判决的障碍,任何新的反跳槽法,包括槟城在2012年制定者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213221 都可能被带入法院挑战并失效。

 

  1. 要遏制议员跳槽而不钳制议会并危害内阁制民主,唯一正道就是强化政党。如果政党能被强化,议员变节就不会如过江之鲫。个别议员仍然可能跳槽,但会是因为真正政见差异道不同不相为谋—而这在多党民主是正当行为—而不是为了拥立新政府或献媚现有政府。

 

  1. 要在谋权营私大行其道的马来西亚社会强化政党,需要两项体制改革。第一项改革是公平对待所有政党和议员待,使议员不会因为跳槽而暴得大利,不管是高官厚爵、政府合同、选区拨款https://www.bersih.org/press-statement-30-march-2020-bersih-2-0-welcomes-special-allocation-for-opposition-calls-for-constituency-development-fund-reform/ , 或者在2009年的霹雳州议员变节中,撤销刑事控状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0/04/23/experak-pkr-exco-members-acquitted-of-graft-charges-updated

    6.第二项改革是改选举制度为“单一选区两票制”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8143/1421560   ,除了在现有的“头马获胜”(First Past The Post, FPTP)者外给予选区议员委托,因而允许他们脱党;另外加 “政党名单比例代表制” (台湾称为不分区),给予政党直接委托,这些政党直接赢得的议席属于政党,如果议员跳槽,议席就由原来政党的后备人选填补。这将减少政权因为少数FPTP 议员变节而倒台的可能性,而FPTP变节者则由选民通过罢免选举法来制裁。

 

  1. 因为选举制度的改变还欠缺更深入的辩论,罢免法是当下遏制议员变节的最佳机制。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wenhui/2020/03/29/333238 只要现任议员被足够人数的选民提出被审核的联署书,就可以启动罢免选举。推动罢免案的理由不必止于跳槽,还可以包括犯罪但是法庭开出的惩罚低于两千元罚款或一年监禁因而达不到失去议员资格门槛。如果罢免案在选举中通过,议员就被免职,另外举行补选。对于那些跳槽不被选民认同的议员,罢免选举法就等同反跳槽法一样有效。然而,如果跳槽的决定得到选民认可,罢免选举法就不会如反跳槽法般阻止议员脱党或为了公众利益与党领袖抗争。

 

  1. 所有反对议员跳槽并支持把权力交回给选民的政党都应该承诺在联邦与州层次推动罢免选举法。如果希盟真诚反对议员跳槽,那么他们在雪兰莪、槟城和沙巴的州政府就有道德责任在州实行罢免选举法。因为决定州议员资格失效在联邦宪法第八附表下是州的权限,各州可以修改州宪法并制定州的罢免选举法,一如槟州政府在2012年修改州宪法以让改变党籍的议员失去资格一样。因为选举是联邦权限,而联邦宪法第113条4节阐明 “联邦或州法律可授权选举委员会举办[国会与州议会选举]以外的选举”,罢免选举可以也应该交由选举委员会举办。如果罢免案被通过,其后的补选就如一般出缺下进行。

 

  1. 各政党与支持者对议员跳槽应该采取一贯、有远见的态度,不要在对本身有利时就支持,对本身不利时才反对。马来西亚政局从2008年就诡谲多变,今年2月后尤甚,任何短期的算计到头来可能只会在中长期潮流逆转时反噬自身。罢免选举法对政党不仅有利也是必需,因为它既能保护政党免于选民不认可的议员变节,又能在选民认可的情况下改变合纵连横的布局。由于它既能鼓励政治稳定又能包容特殊情形,马来西亚在2月乱局后亟需让政治专业化,而罢免选举法是其中关键。